谢天:在地全球化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

2019-03-15 15:49     新华家居网/www.sxnewsw.cn

11月27日,2017国际设计论坛(IDF)年度大会在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行。作为广州设计周的系列活动之一,本次论坛以“在地全球化设计DESIGN & GLOCALIZATION”为主题展开观点、案例的分享和思辨。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、中国美术学院国艺设计院院长谢天在论坛上作“一方水土一方人”主题演讲。以下是演讲实录:

谢天:在地全球化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

谢天

在地全球化,我认为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。设计师作为一个引导,如何在在地化和全球化之间做到平衡,我有这么几点看法。

首先,设计是生活,在中国这样一个地大物博的地方,我们有不同的地域、不同的民族、不同的历史,而设计是在这个土壤上结出的果实,因此设计的在地化也是一种必然结果。与此同时,设计也是一种文化活动,它是对审美心理和价值观的透视,从你的美学基础到大学教育,从你在不同事务所的学习过程到成长的家庭环境,设计体现了你的价值观念和审美心理。

在地化和全球化存在辩证关系,它们既相对又相融。在此基础上,设计如何提炼与表达符合时代的特征?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了几个案例,这些案例都是我自己从业以来的作品。

我1993年毕业后便开始从事设计工作,我将自己的设计生涯分成三个阶段。1993-2000年,设计是生存方式,业主要什么我给什么;2000-2008年,设计是思考方式,我知道我能做什么,应该怎么做;2008年到今天,设计是生活方式,作品其实是设计师价值观的投射。

谢天:在地全球化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

这个在北京公主坟附近的一个大酒店,是我18年前的项目,现在看看其实挺好笑。为什么提这个案例呢?因为18年前的思考跟今天我们所提倡的在地全球化有某种相似之处,当时这个客户提了几个要点:古老的文明、现代的舒适,千年的期盼。当时,人们对“本土”的理解就是传统,于是我在这个项目里面结合了很多种中国传统的工艺美术。

谢天:在地全球化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

随着经验和能力的积累,设计慢慢成为我的思考方式。这是12年前在廊坊做的一个项目,当时我会思考,如何创造出具有地域性特点,同时满足现代人生活需求和审美习惯的作品。

到了今天,设计已经成为我的生活方式。2016年G20在杭州举行,我为G20做了四个项目,其中一个项目是西湖国宾馆的一号楼。今天我主要给大家分享关于G20主会场艺术品陈设设计的规划过程,当时项目的要求是:大国风范、精致大气、江南特色、杭州元素。这个建筑分为三个区域,第一个是落客区,是中外领导人最后大合影并且下塌的区域。第二个区域是主会场,5个议题里面有4个议题在这里讨论。第三个区域是午宴厅,5个议题中有1个议题在这里讨论。政府相关的项目最核心的就是分析路线,即所谓立意。这个项目里面我们分了ABCD4条线,A线是中方领导人的流线,B线是外方领导人的流线,C线是部长级的流线,D线是媒体人的流线。

谢天:在地全球化是在地文化的一种当代表达

怎么对这个项目进行立意?当时在AB两个核心的流线里面,我们提出了“礼、合、仁”三个主题。三个主题我们分别采用了三种设计元素,“礼”用得是水,“合”用得是山水,“仁”用得是云山。

首先,为什么取这个“礼”,古语有云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,其主要元素是水,水可以衍生出很多寓意。我认为,一个空间的设计,只要有了对内容明确的定义,接下来怎么做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事情。“合”,正所谓合作共赢。“合”用得是山水,显得更加可靠笃定。“仁”是午宴厅,为了体现中国人心怀天地的大爱,因此其主要元素是云山。

在落客的区域,就是宾客下车的地方。过去从中国人民大会堂,到各个省的人民大会堂,或者省委省政府的办公楼,几乎都用传统的山水画或者花鸟画。这次我们没有沿袭传统,但是采用的元素也都是东方的、中国的,只是用的手法非常得当代,这也说明在地全球化设计在绘画领域也同样适用。

在中方领导人的一个休息室,我们放置了一个孔子像,以及一些小的摆设,比如浙江的木雕,内容名字叫“忆江南”,代表着在在杭州的记忆。书房的设计则很简洁,桌子上没有多余的东西。旁边还有一个小茶室,作为休息的时候可以在这里稍微停歇的空间。而在外方领导人的休息室,左右两边是在国际上备受认可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。

[责任编辑:肖顺英]